夏秋

roy先生:

前一天还是光芒万丈开演唱会的大明星,第二天就化身听爱豆演唱会的小迷弟。我的天啊,宝贝怎么这么可爱啊!!!

犯桃花

-王加王-:



 


 


*艺术来源于生活  强硬的事情还是交给邬童来做


*混更第四天


 


 


 


高考之后,班小松和邬童如愿考到了同一所大学,接着做同学。


 


 


可即便他们已经毕业,小熊队的神话依旧在月亮岛流传。又是一年高考季,班小松一边刷着空间里转疯了的高考加油视频,一边感叹邬童这张脸上镜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地步。棒球队专门为他们的接班人录了一段,燃到爆表,弹幕的画风是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邬童学长请正面上我!


 


 


攻...攻气爆表,月亮岛第一A!!!


 


 


A..A是啥?班小松挠了挠头,秉承着“不懂的东西就要问”的旺盛求知欲,小窗了栗梓。


 


 


Captain_B:栗梓,啥是A?[截图]


 


 


举个栗子:emmmmmmm....就是夸人很man啦。


 


 


Captain_B:哦,那我是A吗?


 


 


举个栗子:你不算,你气质不一样。


 


 


Captain_B:可我觉得我也很man啊,我可是小熊队的队长哎。


 


 


举个栗子:就...反正和邬童不一样啦,你比较阳光,他比较酷。


 


 


Captain_B:好吧,我就当你在夸我了。[呲牙]


 


 


而邬童本人此刻正坐在班小松右手边,高挺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金边眼镜,认真做题的样子酷到没朋友。


 


 


举个栗子:小松,你最近要交桃花运了。


 


 


班小松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地上。屏没碎,不过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的图书馆里突然发出的这声巨响,着实也让不少人抬起了脑袋。


 


 


邬童弯腰帮他捡起手机,无奈地看了班小松一眼。


 


 


Captain_B:你你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举个栗子:???


 


 


举个栗子:卧槽,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班小松长吁了一口气——女朋友没有,男朋友倒是多了一个。大一第一学期的圣诞夜,班小松本来要叫邬童一起去看电影,正巧撞见有女生在宿舍楼下给他表白。虽然听到邬童亲口拒绝了那个女生,班小松心里仍然被醋泡过一样酸的冒泡——邬童拒绝的理由是早已经心有所属。班小松把这些陌生的情感都归因于怕好朋友被抢走的不甘心,可他们都大学生了,邬童这么优秀,迟早要被别的女生拐走。那天晚上班小松整个人都闷闷的,邬童逗他也没反应,连平时最爱吃的烤肉都没动几口。


 


 


反倒一反常态地点了酒。邬童想拦,班小松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吓得他又把手缩了回去。


 


 


班小松的酒品倒是出奇的好,喝醉了不哭也不闹,单纯趴在邬童的肩窝里要抱抱。


 


 


邬童顺着他的背,好脾气地问:“谁惹我们松宝宝不开心了?”


 


 


班小松不说话,一会儿湿湿热热的眼泪烫坏了两人相接触的一小块皮肤,疼坏了邬童的心。班小松这么开朗的性格,除非遇到令他特别悲伤的事情,笑一笑没什么过不了。其实邬童知道,他可小心眼儿了,真的生气能和你冷战好久。


 


 


“你...”班小松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邬童大笨蛋...”


 


 


邬童这回可真让他气笑了——哭得这么惨还不忘骂自己,这得多大仇啊。于是把人挖出来,掐着他脸蛋恶狠狠道:“你说什么?”


 


 


班小松又不说话了,圆溜溜的葡萄眼泡着泪花儿,一眨一眨盯着邬童瞅。


 


 


可能酒还没醒,这会儿还有一点懵。鬼使神差地,班小松把邬童往沙发上一推,闭上眼对着两片薄唇吻了下去。


 


 


亲的还挺准。


 


 


事后回想了一下,当时大概是嫌邬童聒噪,想让他闭嘴。真没想到也有班小松嫌弃邬童话多的一天,酒壮怂人胆,班小松虽然不怂,再让他来一遍估计能害羞到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还是邬童先表的,班小松夺走了他的初吻,顺理成章地赔上了初恋。


 


 


Captain_B:没有啊,你不要瞎猜。


 


 


和邬童在一起这件事,班小松情感上挺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家伙名草有主,还没傻到四处宣扬的地步。栗梓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她一知道,爸妈肯定第一时间也得知道。到时候被迫出柜,班小松的父母开明归开明,估计应该还没开明到放任儿子被男生拐跑的地步。


 


 


举个栗子:...真的吗?


 


 


Captain_B:真的真的!不过你为啥这样说啊?


 


 


举个栗子:我最近,在研究星座占卜。


 


 


Captain_B:???玄学啊?


 


 


举个栗子:很灵的,你不要不信,说不定等下就有人加你和你表白呢。


 


 


“班小松,”邬童抽走了屏幕上还留着一丝裂缝的手机,“学习。”


 


 


刚才捡手机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屏幕。好吧,虽然是和栗梓,邬童也不得不承认他有一点吃醋。


 


 


班小松乖乖地按灭了手机,捧着专业书默背。黑屏不到三分钟,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发出一长串震动——“非同一班”请求加您为好友。


 


 


手机再一次被邬童抢走,熟练地指纹解锁。验证信息一栏填的是:月亮岛现任啦啦队队长。


 


 


邬童此人,最是吃软不吃硬。耐不住班小松扯着袖子软乎乎地撒娇,亲一下分不清东南西北,手机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抢了回去。


 


 


非同一班:小松学长,谢谢你们帮忙录的加油视频![可爱][可爱]


 


 


Captain_B:不用谢啦,应该的。


 


 


非同一班:嗯...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学长可不可以满足我...[对手指]


 


 


Captain_B:你说吧。


 


 


非同一班:可以听学长单独给我说一句高考加油吗?


 


 


这个要求听起来也不是很过分,但总归是比较暧昧。邬童这个大醋包,平时班里女生多和班小松说几句话也能醋一天。傲娇的要死,生气也不直说。直等到晚上小树林搂搂抱抱,亲得班小松一回宿舍就被舍友问晚饭是不是吃辣吃多。这朵烂桃花,还是不要让它唯美盛开了。


 


 


班小松猜到开头,没猜到结尾。今夜桃花朵朵开,这一朵算是最不起眼的一朵。


 


 


先是棒球队的小学弟忽然约他端午节一起看电影,这回手机直接被邬童没收。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银鹰队的王牌投手杜棠放假回国,要给班小松带礼物,顺便来大学探望他。


 


 


说到这个杜棠,邬童和他是一万个不对付,比江狄严重一百倍。本来两个王牌投手,技术交流惺惺相惜说不定能成就一段佳话。坏就坏在,杜棠高中的时候先一步给班小松表白,邬童还差点因为这事大打出手。


 


 


他甚至都不知道杜棠什么时候有的班小松的联系方式,居然还有聊棒球聊到半夜两点的记录。幸亏当初意志坚定没选择出国,班小松太招人了,成天和个小太阳一样到处散发光和热,邬童顿觉亚历山大。


 


 


“什么叫补上这两年的生日礼物!”班小松极度担心邬童会把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手机捏碎,“借口也太烂了吧。”


 


 


“不许你去,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邬童发火的样子,俨然就是一只炸毛的小猫咪哎。班小松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好的好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邬童,我发现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


 


 


英气的眉毛上挑半边,唇畔挂上的是让人心跳加速的坏笑。下一秒邬童就把人逼到了墙边,小巧精致的下巴被捏住,班小松不得不微微抬头仰视那双深邃多情的桃花眼。


 


 


一个绵长的法式热吻,班小松软在邬童的怀里大口喘气。那人故意放低声线恶劣地在他耳边挑衅:“宝宝,现在还可爱吗?”


 


 


不可爱不可爱。熟透的小松鼠紧紧抱着他的梧桐树,站在楼下吹冷风吹了好一会儿,浑身的热度才渐渐降下,冷静不能。


 


 


而杜棠这个人,对班小松的执着程度不亚于班小松对棒球。出国以后,更是日思夜想,被拒绝了一次反倒更加坚定了把人追到手的决心。所以即便第二次遭拒,依然不声不响直奔班小松学校,猝不及防把人堵在了教学楼门口。


 


 


“你...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来了?!”班小松抱着一摞书,四下望望——还好还好,邬童不在。


 


 


杜棠十分自然地想要帮他拿书,班小松后退了半步,撞上某个温热的胸膛。邬童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把班小松手里的书接过去,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饭桌上,杜棠拿出了他为班小松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棒球明星的签名合集。这要放在以前,说不定班小松已经激动地两眼放光,这份礼物确实称得上用心之至。不过谈恋爱这半年多情商飞速上涨,班小松偏过头瞧了瞧邬童的脸色——越是风平浪静,越不能掉以轻心。


 


 


“杜棠,谢谢你。不过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和邬童,我们...”


 


 


“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邬童牵起班小松的手,示威性地扬了扬。


 


 


杜棠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接什么。半晌,苦笑道:“我早该知道的,从始至终,你在意的只有他。”


 


 


“小松,祝你幸福。”


 


 


送走了最后一朵烂桃花,班小松隐隐有些内疚。希望杜棠也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吧,喜欢不能强求,更没有先来后到可言,有的不过是恰到好处的感觉。


 


 


就像哪怕邬童只是从路边随手摘一朵小花送给自己,班小松想,他也觉得比这个合集要珍贵的多——因为心意得到回应的幸福感,是无价的。


 


 


不过这个人真的很不懂浪漫,送给他最多的礼物就是各式各样的爱心小蛋糕。


 


 


“还看呢,”一屋子的醋味儿都能做饭了,“舍不得礼物还是舍不得人啊?”


 


 


班小松摇摇头,揽着邬童的脖子亲亲他的脸颊,“我觉得你今天特别帅。”


 


 


“我只有今天帅啊?”


 


 


“每天都帅,我男朋友天下第一无敌巨帅!”


 


 


虎牙终于跑出来放风,邬童自己板脸也板的挺辛苦。要怪就怪他家松宝宝太迷人,总有那么些花蝴蝶到处乱飞,赶来赶去绕一圈隔着千山万水居然也赶不散。


 


 


“我觉得,我还能更帅一点。”


 


 


“嗯?”


 


 


“你看这是什么。”邬童摸摸裤兜,掏出来两张纸。


 


 


“MLB门票!我天,爱死你了!!!!”


 


 


毫无章法的一通乱啃,饶是邬童再受用,此刻也禁不住面泛桃花。早知道带他看比赛这个小傻瓜就能这么主动投怀送抱,邬童想,真应该再好好气气那个杜棠。


 


 


管你什么花,杜棠花、报春花、十里桃花、春光如海。这棵小松树和他的梧桐好好地并肩生长,共沐阳光风雨,十级台风也吹不倒。因为他们的根也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呢——这种牵绊,路边的野花一辈子都羡慕不来。



恋爱便利贴

果粒奶幽:

#随便看看 很短


B大校门外的小吃街上有一家奶茶铺,店内有一堵贴满便利贴的留言墙,也被B大的学生们当作了表白墙。

奶茶铺生意很好,每到放学时间就挤满了B大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经常有学生在便利贴上匿名写下给暗恋对象的小情话,悄悄贴在表白墙上,为密密麻麻的表白墙再添一份色彩。

王源放学去奶茶铺买布丁奶茶的时候,和往常一样坐在角落靠窗口正对表白墙的位子上,趁着等奶茶的时间空隙他瞥了一眼表白墙,发现上面的内容和昨天又不一样了。

“表白王俊凯的还是很多啊……”王源瘪了瘪嘴,内心升腾起一丝丝醋意。

虽然这是一份他没资格吃的醋。

王源暗恋大他一届的学长王俊凯快半年了,半年前的迎新晚会上,他对王俊凯一见钟情。

那天王俊凯抱着吉他弹唱周杰伦的《告白气球》,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普通的着装被他这个天生的衣架子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即使坐在椅子上脊背依旧挺拔得如同一棵小白杨,暖融融的舞台灯光斜斜地照在他的侧脸,勾勒出他鲜明的脸部轮廓。

他在发光,王源想,他看着王俊凯的薄唇一张一合,每一次开合都伴随着一截美妙的旋律,心动之枪在他心口突突突地扫射,于是就这样,他跌跌撞撞地坠入了爱河。

王源暗暗关注了王俊凯半年,个性使然,他一直没有表白,即使曾经听说王俊凯的性取向是男生,他也想着只默默喜欢着就好。

就像王源说的,王俊凯会发光,他太耀眼了,奶茶铺的表白墙上近一半都是表白王俊凯的,王源每次看见满墙表白王俊凯的便利贴都会气鼓鼓地吃闷醋,嗯,我们可爱的小王同学的选择性失明很到位,完全忽略了另外一半表白他的便利贴。

“同学,您的奶茶。”服务员小姐举着托盘走了过来,“我看你一直盯着表白墙看,你要写吗?需要我给你拿便利贴吗?”

“我……”王源刚想摇头,转念一想,当面不敢表白,匿名表白还犹豫什么呢,鬼使神差就点了头。

接过服务员小姐递来的纸和笔,王源揭下笔盖,脱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小心翼翼地落笔。

“王俊凯学长,光可不可以只给我一个人看?”

趁着没人注意,王源迅速将手中的便利贴贴到了表白墙角落的位置,虽然知道没人认得出来可还是莫名有点微妙的心虚感。

王源撇下半杯还没喝完的布丁奶茶落荒而逃。

第二天王源放学后按照惯例去奶茶铺吸奶茶,经过表白墙的时候他一眼就看见自己昨天写的便利贴依旧在昨天墙角的位置上。

等等?

王源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瞳孔微微放大,将双眼凑到便利贴前。

便利贴上多了一行字。

“好啊,源源。”

王源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那行小字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写得略微有点斜,像是弯成一个微笑的弧度。

是王俊凯的字迹。

王源是认识王俊凯的字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同学那里看到过王俊凯的笔记,只一次他就把王俊凯的笔迹烙在了脑海里。

“骗……骗人的吧……”王源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太正常,他伸手轻拽住胸口的衣料,感觉心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没有骗人啊。”低沉磁性的嗓音刮过耳膜,王源身体一抖,回头对上了一对明晃晃的虎牙。

“王俊凯……学长?”王源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全身的血液却在沸腾。

“干嘛看到我像见鬼一样?”王俊凯看着面前的小学弟呆愣的模样只觉得可爱得不行,没忍住揉了一把王源蓬松的头毛。

王源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你……这是你写的?”王源抖着手指了指便利贴,“还有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写的?”

“当然是我写的。”王俊凯捻了捻指尖,回味了一下稍纵即逝的柔软触感,“我认识你的字啊。”

看着王源一脸“我怎么不知道”的迷茫表情,王俊凯忍不住失笑。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啊,小傻瓜。

就像你不知道不是只有你在默默关注我,不知道我比你心动的时间还要早,不知道你大一做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已经让我一眼定情,不知道每次我都会在你离开奶茶铺后坐你常坐的座位,不知道我每次看到表白墙上那么多表白你的便利贴的时候泛起的酸意有多浓。

这些你都不知道。

可你要知道,我像你喜欢着我一样,喜欢你。

光只给你一个人看,你所有的好也只能让我一个人慢慢去发掘,你是我一个人的珍宝。

“给你变个魔术。”

“什么?”

“1,2,3,你有一个帅气的男朋友啦。”


END.

土味情话小剧场

“你不是不喜欢喝奶茶么,怎么会去奶茶铺?”

“我是不喜欢奶茶,可我喜欢你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夜瞎码 大家动动手指给我比个小心心小蓝手活着评个论好不啦 告诉我写得怎么样 嘻嘻 爱你们ε-(´∀`; )





夹克衫和玩具卡:

大宝贝很严肃的跟你讲


复习时不要想我



我想你就够了





小可爱们儿童节快乐啊哈~
六月份的第一份狗粮请签收

瞎看看...不要上升...

祝小朋友高考顺利👊

【番外】关于Roy的第X个秘密

寒千浅:

高考的小可爱们加油!


王总裁私人秘书:



【番外】关于Roy的第X个秘密




 正文:关于夏天的第二十七个原因








 




1.关于“Roy这个男孩确实是高贵的,像个高高在上的皇族,不会理人的”的描述




 




Roy:我不是真正的高冷,我的刚只是我穿的保护色。




 




 




2.关于在冷饮店打工




 




小学留下的孤立阴影虽然已被“打架大王”给巧妙化解了,但是上了初中后的Roy还是有意隐瞒了自己明显比身边人优越的家境,所以他的日记本才会被好事者肆无忌惮地大胆翻阅。并且Roy在高中时也是这样藏得严实,因此,学校并不知道Roy的家境其实是跟某校霸不相上下的。




 




那么……




 




Roy为什么需要打工?




答:他想离王俊凯近一点。




 




Roy为什么选择了一家环境恶劣(没有冷气是原罪)的冷饮店打工?




答:这家冷饮店拥有十分独特的地理位置,刚好能够跟室内篮球馆的窗户对上,而离店面大门近一些的位置又能够将室外球场一览无余,综上所述,这里无疑是个视野极佳的好地段。




 




Roy为什么想要看清这两个篮球馆?




答:王俊凯喜欢打球,且打球的时间很稳定,这让Roy经常在想,要是对方能把这份规律的作息放在学习上就好了。




 




 




3.关于Roy向校霸的同桌要韩剧资源一事




 




Roy解释说别人指控他有少男心什么的是根本不存在的,他这么刚的人诶!而且他反复强调自己私底下只是喜欢用看剧来打发时间。




闻言,校霸向他提出了来自暴风雨中心的质疑——




 




某校霸:说人话。




Roy:……




某校霸:这部剧我都研究老半天了,如此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看都看懵了,光是女性角色就有七八个,你到底是喜欢哪个韩国女演员?




Roy:随便看看的,没喜欢。




某校霸:说人话。




Roy:喜欢你。




某校霸:好吧。




 




就这样,校霸毫无原则、十分轻易地放弃了对Roy的制裁。




 




校霸同桌:……这不是说人话,这简直是说神仙话了。




 




 




4.关于Roy的绰号




 




学霸、王霸霸、王小霸和王老师,请问Roy更喜欢哪个绰号。




Roy觉得他还是更喜欢听那人叫他的名字,如果加个儿化音的话,那就再好不过啦。




 




 




5.关于Roy每天吃雪糕的壮举




 




Roy的家位于别墅区,周边什么都没有,他骑车十分钟也只能勉强遇上一家小卖部。Roy认为自己的夏天是绝对不能离开雪糕的,于是就开始了为小卖部阿婆指点江山的前期准备。




 




 




6.关于Roy的语文范文




 




Roy是喜爱写作的,所以对于语文考试中的作文分数总是抱着强烈的期待,第一次登上范文册子这件事让他感到无比满足。




 




 




7.关于Roy的生日宴




 




那天Roy一直以为校霸也会来的,结果只来了校霸的亲哥,他当时有点小失落。




那年的他还是个初中生,还是属于可以装乖卖萌的年纪,于是他就大胆地对校霸的二哥问了句“小凯哥哥怎么没来?”(这句话若是搁现在说,打死Roy他都不可能再说出口了,只是校霸却对此产生了莫名的执念,总在期待着能哄着Roy再喊一声小凯哥哥)。




 




Roy问完后二哥也没急着去应酬,清闲得很,就跟Roy聊起了自家那不省心的弟弟,说得不多,但是Roy听得很开心。




 




二哥:他真的皮,最近沉迷……




Roy:沉迷……?




二哥:唉,不成气候啊,没什么好说的。




Roy:嗯……




 




过了一会儿……




 




二哥:就是,我一特别喜欢养宠物的哥们办了一个视频网站,专门放萌宠的视频,前些天他来做客的时候给你小凯哥哥分享了,没想到意外受用,王俊凯这小子竟然就沉迷于看这些视频了……你说是不是不正常啊,青春期的男孩子竟然窝在房间里看一只兔子吃东西的视频能看上大半个小时。我在他这个年纪,早已阅片……咳。




Roy:……




 




兔子?Roy听后觉得很有趣,这样一想,是的,兔子无疑是可爱的,然而,校霸也很可爱。




 




不过Roy没想到几年后的今天。校霸的兴趣爱好就彻底转变成了在S大食堂盯着他王源吃饭。




 




S大的食堂可是在高校排名中也稳稳占据着高位的,Roy刚踏进校园的那一刻起,就无比虔诚地宣誓过:大一这年,必须要把S大食堂那三层楼全给吃了个遍!




 




与Roy相反,校霸是个对食物没有太大热情的人,不,更确切的说,应该说是没有多余热情的人。他的观点是,能饱肚子就行。一向都是Roy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而且他吃东西的速度也算是一种天赋,可谓几分钟的功夫就解决干净了。




 




校霸吃完饭就习惯性地把筷子一放,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小男友Roy吃饭,Roy吃饭的时候两颊总是鼓鼓的,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写满了满足,比他看过的兔子还可爱,校霸总是看得入了迷。




 




“慢点吃。”校霸说。




 




Roy点头,继而埋头接着吃。




 




“多吃点。”校霸说。




 




Roy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点头,继而埋头接着吃。




 




“你……”校霸正欲开口。




 




Roy再度抬头,忍无可忍地瞪向了他,勉勉强强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后,“你不要说话了。”




 




“可是……”校霸刚开口就自我意识到了Roy是不让他说话的,于是他急忙止住了,改作伸出了手指揩去王源嘴边的酱汁。Roy愣了下,然后红着脸从自己包里抽出纸巾递给校霸让他擦手,校霸接过了,但是急着没有擦手,反而把沾着星点酱汁的手指放在自己唇边用舌尖轻轻舔了舔,这才笑着解了自己的口禁,意味深长地说道,“比我那份沙拉味的甜。”




 




“.…..”Roy匆匆吃完了饭,快被校霸烦死。对方这句调戏不亚于“我想跟你接吻”的杀伤力。




 




初中时校霸莫名喜欢上了观察兔子吃东西,现在他将陪Roy吃饭外加观赏Roy吃饭再外加逗Roy当做人生一大趣事。




 




不过偷偷说一声,校霸确实是一个十分合格的饲主,虽然他自己对食物没有多余热情,但是呢,他做饭真的是宇宙无敌巨好吃(来自Roy的评价),所以,Roy时常因为校霸的精心投喂而由衷地发出感慨——




 




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FIN-




 




宝宝们六一快乐~




算是xjb给正文解惑了,大噶还有啥想看的Roy或者校霸的秘密可以评论告诉我,我就不发新帖都统一更新在这里好了(*/ω\*)






彧知谓🌻:

@摘纪录 看到的

韩寒翻译的版本

超级喜欢这几句话

像素渣

【邬松】暗恋小剧场 05

橘子洲头:

☆前后篇无联系
★还是OOC


 


“同学们!安静一下!”沙婉站在讲台上拍了拍手,高三六班众人便赶忙刹住了自己想要往外冲刺的双腿,侧着身子往讲台上看。


“关于上次说的毕业相册的事情,大致方案目前已经定下来了,所以明晚十二点之前,大家都把自己的个人照发到我邮箱,记得啊!”


 


班长一下讲台,不少人瞬间就放弃了去外边闹腾的想法,在班上扎堆讨论了起来。这边这个哀嚎“我都N年没拍照了!!”那边那个又说“本少爷随随便便挑一张都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引来一通打闹声。


 


邬童身边倒是安安静静。想来是昨天发的卷子还没做完,班小松难得没加入讨论圈,下课仍在桌上奋笔疾书。于是邬童转过脸,在桌子下掏出手机,准备随便发一张自拍了事。学校新换的桌子令这小动作有点困难,他拇指一滑,把相册右下角倒序查看的小按钮点了个正着,班小松那张溢满糖果味儿的笑容就这么撞进了邬童的眼睛里。


 


是他刚转学时,全班被陶西忽悠逃课去果园摘橘子那会儿拍的了,当时他的课余固定节目,貌似就是在整日缠着他的班小松身上找乐子来着。


 


啧,还真有点怀念。


 


邬童颇为怨念地望了眼从下课就没给过他一个眼神的班小松,点开了那张照片,看见那张脸上两抹黑泥,又乐,他以前怎么那么好忽悠啊。


 


乱七八糟的回忆一下子都涌进脑海,想着想着就入了神,脸上不由自主地挂起一个闪瞎人笑容,丝毫没注意身边的人是什么时候抬起头望过来的。


 


班小松悄悄把头探过来,等看清手机上的画面,心里无奈极了:“有那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邬童丝毫没有被当事人戳穿的尴尬,抱着手机犹自沉迷:“看你傻啊。”


 


班小松先是无语了一阵,随之又好像望着什么入了迷,连作业也不写了,就这么侧过身撑着脑袋往邬童那儿瞧。


那眼神停留的时间过于久了,邬童这才惊觉自己又笑成了个叉烧包。班小松的眼神里好像带着点儿观察的意味,他不太想承认,但心里却无法抑制地冒出某个想法,于是颇为不自然的收起了笑,正襟危坐起来。


 


众所周知,月亮岛第一校霸校草邬童同学,是个不太爱笑的人,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场才是常态。不过班小松好似没有这个概念,这会儿见邬童不笑了,还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你盯着、盯着我干嘛?


 


邬童心里一点儿苦味慢慢泛上来,面上破天荒表现出了些犹豫不定,把手里的笔转了又转,才决定开口了:“不好看吧?”


 


班小松没反应过来:“什么?”


 


邬童把笔头转了个方向,在脸颊上比划了两下:“这个。”


 


猫纹?


 


班小松根本没察觉刚才自己在这人脸上停留过久的眼神,所以便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想到这上面去了,傻乎乎问:“啊?为什么这么问啊?”


 


不是在意这个?


 


邬童见他这反应,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琢磨错了,于是坐直了身子,含糊道:“以前有人这么说过。”


 


班小松好半天才把这没头没尾的话语捋出了个大概意思,追根溯源,才反应过来:难道我刚才看他的眼神有那么奇怪?


 


他觉得自己该解释一下,想说不难看,又想骂你自己笑起来好不好看心里没点数?话到嘴边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


 


“猫纹在你脸上也很帅气。”


邬童手上的笔“啪”地又掉了,这次直接飞到了地上,他没功夫搭理,只感觉时间好像都慢了,自己转过头来的动作有点艰难。


班小松好像也才意识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脸色唰地一下,红透了。张口又想解释,憋了半天,憋出一句——


 


“我喜欢看你笑。”


 


邬童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两句话里突如其来的暧昧字眼,后排正跟一群人讨论得如火如荼的焦耳不知怎么就瞥到了邬童手机里那张照片,咋呼起来:“哈哈哈哈班小松这张,哎邬童,你就把班小松这张单人照交上去吧,大家一起看一看啊哈哈——队长你怎么那么傻啊哈哈哈哈哈。”


本来邬童的思绪还停留在班小松那抹透红的耳尖上,心痒难耐。听闻这话,立马关了手机,还把它往抽屉里推了推,道:


“你们想得美。”


 
“咳咳咳咳咳……”


班小松猛地咳嗽起来。


——————
邬童:作者亲妈??都快毕业了还没让我跟班小松在一起??!我都快被他撩疯了!!!



————————
匆匆忙忙赶出来的一篇,劳动最光荣,我来攒点RP
近期需要很多很多的好运♥